<table id="3cter"><address id="3cter"></address></table>
<noscript id="3cter"><source id="3cter"><kbd id="3cter"></kbd></source></noscript>
  • <noscript id="3cter"></noscript>

    <meter id="3cter"></meter>
    <noscript id="3cter"></noscript>
    <meter id="3cter"><nobr id="3cter"></nobr></meter>
    <meter id="3cter"><bdo id="3cter"></bdo></meter>
    <small id="3cter"></small>
      欢迎来到糖酒资讯网, 用户名: 密 码: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      首 页 业内动态 外贸新闻 安全质量 技术新闻 统计数据 企业快报 展会信息 健康美食 市场行情 酒水新闻
       葡萄酒 起泡酒 干白 干红 白酒 啤酒 黄酒 保健酒
      市场行情  
      揭秘:周总理用三瓶茅台酒喝服了许世友
      【糖酒资讯网】 时间:2013-11-27 来源:本站整理 【收藏本页

        许世友这位传奇式的将领,把喝酒作为看人老实不老实,豪爽不豪爽的重要标志之一。特别是盛年时,桌子中间放个大空碗,叫做滴酒罚一碗。他身后立一名卫兵。叫做监酒,不但监视谁?;?,而且具体执行罚酒任务,和许司令同样级别的上将,卫兵也敢动手得罪,叫做“各为其主”。

        一些吃过苦头,被强迫吃罚酒的将军免不了说出去,免不了有人向总理告状诉苦。

        周恩来善于处理各种最复杂的矛盾,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。比如许世友,除了毛主席,等闲人说了话他不会老实听;他性烈如火,连全军敬畏的彭老总都说要让他三分。对于这样的同志,单纯批评不解决问题,劝说效果也不大,说轻说重也不好把握。但是,总理心里有数,这种有着特殊经历的义气深重的人,一旦心服,他会说到做到。

        于是,当许世友到北京时,周恩来向这位嗜酒的司令员发起了“进攻”。

        “许司令哪,晚上没事我请你喝酒?!敝芏骼辞浊醒?。

        “没事,我没事?!毙硎烙蚜窖鄞蠓殴獠?。他本来就崇敬周恩来,本来就喜欢结交酒友,并且也久闻总理善饮;如今听说邀请,真有些“受宠若惊”,搓着两只大手不知该怎样回报总理,终于冒出一句:“下次我想法给总理打只豹子!”

        晚上,许世友满心激动地如约赴宴,总理已经迎在小餐厅门口,拉住他的手说:“许司令,今天我们是小范围宴请,尽可随便?!?

        真是小范围。入席一看,只有周总理和他,再无第3人。要说有第3人,那就是上菜的服务员。上来四盘菜就站到一边不动了。

        早就听说总理招待客人是四菜一汤,果然不差。许世友不无遗憾:“总理,你到南京我请你吃野味,都是我打的?!弊芾硇ψ诺阃?,他相信,并且早有耳闻。


        “许司令,喝什么酒?”

        “总理定?!?

        “总理,这,这怎么行?”

        “连我都喝不过?”

        “我怎么喝不过?”许世友着急又为难,“我怎么能跟总理赌酒呢,总理不信,另找个能喝的来……”

        “喝酒不论官大小,只论酒量大小。世友同志,你要是喝不过我,那就是吹牛?!?


        “我要是喝不过总理,我、我……”许世友真被激起来了,脑袋晃动着朝前倾,像要在桌上寻找什么,终于找来一句话:“我给总理磕三个响头!”

        “这不行,我不会磕头?!?

        许世友好象已经赢定了,粲然一笑:“我哪敢叫总理磕头呀,我只要总理说一句话:“许世友喝酒无敌手,一点不吹牛?!?

        “好,看你吹牛不吹牛?!敝芏骼辞鬃愿硎烙颜寰?。

        “不要斟酒,”许世友拿过酒瓶,豪气十足,先声夺人:“这瓶是我的了,总理你自便?!?

        周恩来注目许世友,微微一笑,转向服务员:“怎么办?再给我拿一瓶吧?!?

      一瓶对一瓶,服务员帮忙启封开盖。
       

        许世友立起身,像血气方刚的年轻人:“总理,我敬你,立地三杯?!?

        他连干三杯,显示地倾倾空杯,坐下来,竭力显出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      周恩来一直平稳安静,好象早忘了赌酒的事,一边吃花生米,一边慢斟慢饮,仔细品尝着酒香,并且不忘聊天。时而问问部队情况,时而很动感情地回忆往事。

        许世友却时刻不忘赌酒的事,这事对他关系重大,关系到吹牛不吹牛,老实不老实。他不会慢斟慢饮,歇口气,干两杯,再歇歇,再干两杯,并且总是要在周恩来望着他的时候用大幅度动作来完成。一句话,他不仅是喝酒,更是叫周恩来“看酒”,看看许世友是怎样一条汉子! “总理,干了!”许世友将酒瓶子垂直向下,晃一晃,只晃下一滴酒。杯子垂直倾下,喷喷有声,杯子干净了。他响亮地咂一下嘴,将空瓶空杯放桌上,很文明地轻轻放。虽然脸全红了,却尽力不喘大气,轻松地望住周恩来。

        “哦,我落后了?!敝芏骼茨闷鹱约旱木破?,朝杯里倒酒。这时,许世友忽然吃惊地睁大了眼:那酒瓶居然也成垂直,流出的酒只剩少半杯,又被周恩来不忙不迫津津有味地一吸而尽。

        该不是见鬼了?许世友一脸狐疑。他轰轰烈烈喝干一瓶,周恩来不显山不露水,吃着聊着也喝干一瓶?;岵换嵊屑??可是千真万确是原装原瓶当场当面启封开盖啊,这还假得了?

        许世友像面对大海,突然感到深浅莫测,信心动摇了。

        “许司令,用你们练武人的话,咱们点到为止,好不好?”周恩来才是真正的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
        “不行,总理,喝一半怎么算好?”瞬间,许世友的酒劲涌上来了,豪兴大发地朝服务员嚷嚷:“去,再拿两瓶茅台?!?

        总理同水静喝酒时,总理要第二瓶,水静恰到好处地叫停;总理同许世友喝酒,总理想恰到好处叫停,许世友却决不是水静,兴致一起就收不住了。

        “我看点到为止吧?”周恩来再劝。

        “不行,总理请客不叫喝好可不行?!毙硎烙呀饪驴?,“大干一场”地朝服务员喊一嗓子:“拿酒去!”

        服务员朝周恩来望。周恩来略一沉吟,大概是估量一下酒量,他办事历来谨慎,终于点点头:“那好,再拿两瓶?!?

        服务员又上来两瓶茅台。

        “许司令,你拿一瓶?!敝芏骼绰跛估斫阑ㄉ?。许世友脸上曾经闪过的一丝狐疑躲不过他。

        许世友自己开瓶,嗅一嗅,狐疑尽消,多几分尴尬,好象已经败了一场似地。喝酒还计较着怕吃亏,总理可根本没在意别人是不是?;?。

        “都一样,我随便?!毙硎烙衙闱孔鞒霾辉谝獾难?,拿过一瓶朝杯里倒。

        周恩来仍然是边吃边聊,慢斟慢饮不停杯。

        许世友仍然是干两杯,歇歇气,再干两杯。

        总理本来是最喜欢痛快干杯的,他参加的大场合多,客人纷纷敬酒,他也频频干杯。这一次改变了习惯,不停地有节奏地喝下去,酒兴起来了也控制着不像以往那么连续猛干,始终保持着节奏,始终保持着从容。

        喝酒喝气氛,气氛越好喝得越多。这是一次特殊的气氛,周思来不像以往那么热烈洒脱,话多笑多,许世友也不像平时那么豪放喧闹,但他们显然比平时都表现出有酒量。平时喝一瓶茅台,总理会表现出几分酒意,这一次怪了,始终不像有酒意。许世友平时喝一瓶也会酒意大发,今天也十分节制不要失态,只是每次干杯之后歇的工夫不断延长,嘴角有时禁不住抽搐几下。

        两个小时后,许世友终于干掉第二瓶。他不再喊酒,只是摇晃着身子看周恩来。周恩来不说什么,将酒瓶朝酒杯垂直起来——那瓶子早空了。

        “服务员同志,再拿两瓶来?!敝芏骼瓷粝裢R谎岷?、礼貌,“看样子许司令还能喝?!?

        许世友笑笑,笑得艰难,笑得僵硬,好象脸上的肌肉麻木了。他的眼皮耷拉下来又竭力掀上去,又耷拉下来又勉强掀上去,目光茫然朦胧。

      服务员第三次上来两瓶茅台,抿着嘴忍笑不住,看看周恩来又看看许世友。

        这次是周思来动手开瓶。

        “许司令,你要哪瓶?”他柔和地问。

        没有回答。许世友点点头,大概想说“随便?!钡谴肿车纳硖迦床挥勺灾鞯匮隹孔乓巫油禄?,往下溜。他想坐起来,可心有余力不足,不挣扎还好,一挣扎滑落更快,一下子滑到了桌子底下。

        周恩来似乎胜了,那种酒意便一下子涌上来,用豪迈兴奋的动作哗哗地斟满一杯酒。直到酒溢出杯沿,才停下来,举起杯,身体也随着站立起来,说:“许司令,起来,站起来。当兵的,活着干,死了算,砍掉脑袋不过碗大个疤。英雄喝酒,狗熊喝水,我请你喝酒你连面子也不给?太不仗义了吧……”说着,一口干掉杯中酒。

        这些话语都是许世友以往劝酒的常用语,今天被周恩来一一搬出??尚硎烙讶次薹ā坝⑿邸?、“仗义”、“给面子”了。他粗粗地喷口酒气,说:“输了!我,我给总理磕——头!”

        周恩来一把扶住许世友。他也喝到了极限,站立不是很稳,却以极大的毅力保持着清醒。

        “总理,我,我许世友,服了。今后,你,你指向哪里.我,我就打向哪里……”

        “又胡说。毛主席指向哪里,我们就打向哪里?!?

        “对,对对?!毙硎烙汛笫律匣姑缓?,望着总理重新说:“总理,叫,叫我死,我,就不活。我听总理的:”

        “那么我告诉你,喝酒不能强人所难。桌子上不能放空碗,身后也不能站个监酒的。同志朋友间高兴了,高兴了,一起喝点酒,本,本来是好事么,你强人所难不是伤和气吗?”

        “我,我听总理的?!?

        人酒量有大有小,不要自己能喝就认定别人也能喝。不比当年了,人过50岁,身体素质下降,再那么乱喝要闹出事呢。你也一样,以后喝酒不许超过6杯,半斤?!?

        “我,我自己喝,不,超过半斤?!?

        后来,周恩来对许世友的孩子们也交待过,让他们监督劝说父亲,喝酒不要超过6杯。许世友基本作到了。偶尔逢了热闹场合,多喝几杯也不忘解释:“总理叫我自己喝不要超过6杯,今天是大家一起喝,多喝两杯就多喝两杯,不是我自己喝嘛……”

       但是,他文明而有所节制了,很少再喝醉,也不再强人所难,搞什么监酒罚酒。

      免责声明:
      1、本文系网友投稿或编辑转载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  2、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断开链接!
      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客服
      关于我们 - 服务指南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方式 - 法律声明 - 友情链接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      版权所有:糖酒资讯网 Copyright 2012 188119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备案序号:鲁ICP备06024556号 联系客服 Email:16933431@qq.com 投递稿件和展会合作联系客服QQ:16933431

      太小太嫩了好紧在线观看,精品精品国产自在97香蕉,亚洲va在线va天堂va国产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